Dree_酒铭歌

弱者归于尘土是理所当然的_

[韩叶]反叛(一发完XD

☆注意避雷ooc

☆韩叶cp

☆大概是特务paro

☆旧文删改
  
[我就是喜欢把狩猎者视为猎物。]
   
   
手上被黑色胶质手套束缚的感觉……宛如紧绷的神经,没有放松一丝。手心里察觉不到的汗水,自己心里却有数。背部的伤在短暂奔跑里再次崩裂,探手触摸,温热的触感隔着衣物和手套传来。受到碰触后就又是那种剧痛,从触碰点开始触动痛神经,然后步步紧逼大脑,企图使大脑缴械投降。
    
[哼,下手不轻啊……]语气显得苦恼起来,脸部表情却是越发阴沉。
   
[请——沙——沙——好好工作,韩队——]模糊不清的话语从挂在耳上的对讲机里传来,从语气以及声音来判断,是张新杰。
   
冷哼一声收敛眸光后话语末梢微微下沉,走廊上传来的稀碎脚步声还是没能逃过自己的耳朵,[麻烦。]思考之余,身体早早开始行动。鞋底擦过地面,石地上建筑落下的粉末这时才沙沙作响,这并不是疏忽,而是故意让敌手明白自己身居何地。脚步稳健,不显丝毫慌乱。
   
通过光的作用,在石地上成功看见身后人影的晃动。不屑地提速,步伐有规律的落地,抬起,再落地,始终控制着速度与尾随者保持着的一定距离从未改变。就算清楚在这个范围外后面那人就绝对没可能打中自己,还是谨慎地竖起耳朵细听来确定枪的扳手是否被按动。
   
[顺便告诉你……沙——这次的任务是……滴……]张新杰再次开口,清冷的嗓音伴随别扭的电音滑入耳膜,却没能把话听完就被切断了连接。
   
看来被发现了啊。既然任务待定,那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吧。这样想着,就颓然停下脚步,向后偏移的同时脚跟发力形成转体。盯视着那个尾随者的清亮双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惊讶,挑眉嗤笑。
   
对方也停下追赶的脚步,歪头,狐疑半晌,他指上着的银色戒指在周围断壁残垣的裂缝里透出的月光下熠熠生辉,无异于阳光直射。僵持良久,他举起手中的枪支,对准目标,望着自己的淡定从容,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终于他开口说话[哟,老韩,跑了那么久——累了?]
    
啧。左跨半步,压腰后极速冲刺,意料之中迎来了子弹,左躲右闪着接近,还是不勉有些许擦伤。无视疼痛与不断溢出的鲜血,手里枪也瞄准对方的脑门,哪怕只是一秒的犹豫也会失去性命,扣动扳机,子弹出膛。对方脸上流露出诧异之色后及时偏头也只是让子弹略有偏差,击碎他耳环后便发出清脆的声响,以及他耳垂上鲜活的血液——无不宣告我的胜利。
     
对方手里的枪被大力甩出,在空中盘旋着落地,摔出好远。自己的枪口抵住他的太阳穴,干咳两声扭过头把嘴里的血啐干净,仗着身高的优势低头直视他的双眼。
    
后者不甘地仰视,丝毫不畏惧太阳穴真实的感觉,反而还低声笑:[可以啊。老韩。]
    
承蒙爱戴。
    
叶修。[我的猎物。]

评论

热度(31)